《三国演义》官渡之战,10万大军打曹操2万人,袁绍败在人多内耗 - 鹏程影院-最新电视剧推荐排行-影视大全-鹏程电影网

《三国演义》官渡之战,10万大军打曹操2万人,袁绍败在人多内耗

来源:人气:417更新:2022-10-03 11:52:54

6080

公元199年到200年,官渡之战,曹操2万兵马,对战袁绍10万兵马,

这是历史上以弱制强的经典战役。

换句话,就是强队输给了弱队。

身份显贵四世三公的袁绍,率10万大军,粮食众多,又有诸多谋士追随,

最后输给了身份低于他,只有2万兵马,粮食还不够的曹操。

这是为何?

最大的原因,恐怕是人多却内耗。

1 袁绍手下人多派系多,决策慢

身份显贵,四世三公,袁绍手下人多没错,将才多谋士也多。

谋士有沮授、田丰还有张郃、审配、许攸等。

可惜谋士人多派系也多,其中有颍川派,河北派,还有一个袁绍的嫡系南阳派。

其中颍川派主张大决战,速战速决,不给曹军喘息机会。

河北派则主张持久战,休养生息,拖住缺少粮草的曹军。

袁绍嫡系南阳派支持颍川派,主张速战速决。

于是田丰沮授等河北派就被关押的关押,排挤的排挤。

内部派系多,让主帅袁绍在决定战略战术时,犹疑不决,贻误战机。

2 主帅袁绍,缺少战略眼光,不果决,不识人

从十八路诸侯打董卓时,就能看出盟主袁绍战略不足。

诸侯内斗不断,袁绍奖罚不明,不能乘胜追击,导致军心涣散,败于董卓。

如今,袁绍大军,似乎是历史的重演。

如果说十八路诸侯,有各自统帅的小心思,那么在袁绍治下,依然有很多内耗,就是主帅自己的统治能力了。

袁绍本人缺少战略眼光,他比曹操慢了不止一步。

先天条件优于曹操,早早就做盟主的他,

居然让曹操领先占据黄河重要渡口,提前挟天子令诸侯。

这里可看出袁绍的战略眼光不太行。

再看袁绍,遇事不决只听自己爱听的,不善识人。

袁绍从前统领十八路诸侯,风光无限,做事犹豫。

如今十万大军,攻打曹军,他还是如此。

先是战略犹豫,问这个问那个,后来偏袒速战派,打压持久派。

战术上,只听自己爱听的。

提议持久作战的河北派谋士,田丰被关押,后因袁绍战败迁怒而被杀。沮授建言守粮草又被关死囚。

两个谋士都没好下场,还有一个重要人物,那就是许攸。

这个投机的谋士许攸,本想报信袁绍,曹操粮草匮乏换得奖赏。

可惜袁绍只听自己要听的,不信许攸,最后导致他干脆反叛投曹,帮他拿下重要战机。

3 可怕的是,对手比你会用人,内耗少

和袁绍队伍内耗,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手曹军。

曹操和袁绍曾有故交,当初十八路诸侯时,曹操还在袁绍领导下。

当初,他就为袁绍犹疑不决,愤而出走。

如今, 曹操更是成了袁绍的对手。

曹操是宦官之后,出身不如袁绍,曾被袁氏家族轻视。

他励精图治,礼贤下士,特别重视人才。

持续近一年的官渡之战,曹操2万兵马同样疲惫不堪,人不如袁绍多,粮食还匮乏。

曹操有郭嘉、荀彧等,谋士数量不如袁绍。

但曹操治下人才质量不差,并且没有复杂派系斗争。

官渡之战,曹操谋士荀彧定下曹军以弱制强,出奇制胜的基调。

"公以至弱当至强,若不能制,必为所乘:是天下之大机也。公以公今画地而守,扼其喉而使不能进,情见势竭,必将有变。此用奇之时,断不可失。"

曹军谋士郭嘉给出“十胜十败”论,大大鼓舞曹军士气。他从个人能力、施政措施、胸襟气度、用人韬略等等方面分析了袁绍与曹操的优劣势。此论一出,谋臣武将立即振奋,坚定必胜决心。

曹操重用和他惺惺相惜的郭嘉,也重用一心为汉室荀彧的战略。

他甚至还能听见从袁绍军叛变而来许攸的计策。

明知许攸有投机心,但曹操有自己的判断,他敢用人,也会判断。

听到许攸计策先探听计策,再亲率骑兵攻击袁绍粮草大本营。

袁绍犹豫,曹操果决。

袁绍重用嫡系偏听偏信,曹操兼听则明。

袁绍刚愎自用,曹操有危机感。

内耗太多,偏听偏信,袁绍纵然兵多粮多,还是败给了曹操,这是可以预见的。

写在最后

内耗这件事,会传染,还可能传承。

袁绍当年做十八路诸侯首领,不能奖罚分明,拿身份看人,诸侯内斗不断。

后来他统帅大军,又是谋士、将帅内斗不已,最后落得强军败给弱军的下场。

等袁绍去世后,他的两个儿子,又因内斗,被曹操个个击破,彻底失去了袁绍打下的江山。

当一个队伍刚起来时,就像创业,势单力薄,容易同心协力,同仇敌忾打天下。

可当这支队伍发展到一定程度,可能面临派系内斗,更需要主帅头脑清醒,公正严明,做好内部制衡。

因为,内耗会比外斗,更快消耗掉一支强大的队伍。

要做到不内耗,团队需要头脑冷静心理稳定的管理者,个人更需要一个稳定的大心脏。

您说呢?

怡儿想问,以弱制强的官渡之战,你还看到了什么值得深思的地方?

本文原创,图片为网络精选。

作者王小怡儿,16年城市媒体人,《怡儿话书影》主笔。

@怡儿话书影,一个人一座城,故事里有能量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22